DYNAMIC NEWS
 
 
新闻动态


散文:荆公故里上池村(下)--作者汪云飞
来源: | 作者:shangchicun | 发布时间: 2015-05-02 | 5658 次浏览 | 分享到:


本文转载自汪云飞的新浪博客,原作者为汪云飞。原文亦全文发表在《世界华文作家》第四期。

汪云飞

从某种程度上说,上池委实只是一个小村,而且地处东乡的一个偏远的角落。但是,它却是东乡文化积淀最深厚、人文底蕴最丰富的地方之一。

作为历史上一位重要的改革家、文学家、思想家,“一代名相”的故里,上池在中国改革史、中国文学史上是一个经常被人提及的地名。石破天惊、几经周折的变法让人们记住了王安石,同样,王安石那荡气回肠、情意悱恻的怀乡诗又让人们记住了上池。

上池是不同寻常的。

上池是一颗启明星、一块仿模板;上池是一个榜样、一种力量……

没有上池,便没有文人辈出、民风淳朴、古建筑云集的黎圩镇。王氏家族人丁兴旺、子孙绵延,且大多在朝为官,在外经商。也许是上池的地域太过于狭隘、也许是过于谦卑不愿张扬,王氏家族的后人在为官或是经商发迹后,都纷纷离开了上池瑶田,在方圆几里、十几里的范围择地而居,不过,大多集中于东乡的黎圩、愉怡一带。

白云峰下的黎阳村是黎圩镇政府所在地。这里王姓人口超过千人,据称由上池迁入。被江西省列为历史文化名村的浯溪更是人文荟萃,显赫一时。宋庆庆元年(1195年),王安石之弟王安国第四代孙王志先(字子春)从上池瑶田搬迁至此,至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据县志记载:仅明正统十三年(1448年)至天启五年(1625年)的177年间,该村就先后有4名学子高中进士,一个小村考起的进士占东乡明朝进士的百分之十八。该村第一个进士为王常,正统十三年登第,官职监察御史;其子王显于天顺元年(1457年)又考取进士,官拜六安知州;侄子王统为弘治三年(1490年)进士,官至佥事;王常的另外两个儿子王昌、王盛同时于成化十年(1471年)考中举人。“父子进士、叔侄进士,兄弟同科”一时传为佳话。为此,村中特建有“奕世甲科”牌楼一座,以表彰王常之父王汝为一家四代7人名登甲科的壮举。

天启五年(1625年),浯溪村人王廷垣又高中进士,官至詹事府正詹。因其教过皇太子(后来的万历皇帝),太子后来登基做了皇上,因而王廷垣的名声大噪。村民特意为他建有一条全长480米的槽状“状元道”。如今,在浯溪村,你还可以看到昂首屹立在村前的“奕世甲科”牌楼和王廷垣修建的“官府厅”等大量古建筑。以“绣花楼”、“贞孝牌坊”为代表的浯溪古建筑群吸引省内外大批专家和游人前来观赏。

离黎圩镇不远的后畲在乾隆七年、十三年分别考取两名进士,他们是王廷枢、王定符。因而在今日的后畲村也同样遗留了不少明、清的痕迹。该村的“甲第”古门楼、以及村里的古井、窗上精美的石雕都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

王安石治学、为官的品德更是直接影响了王氏后人。据不完全统计,仅黎圩镇王姓考取进士就有16人,考取举人50多人。他们在外为官都能安分守己、爱憎分明,以图一个好的口碑。

家住黎圩涂家村的涂官俊光绪二年(1876年)考取进士后,曾在陕西咸阳下属的富平、宜君、泾阳等县担任县令数年。任内他鞠躬尽瘁、一心为民,最后积劳成疾,临死之前还将自己仅有的积蓄全数分给泾阳的孤儿寡母。涂官俊去世后,县民无比悲痛,自发为其送葬队伍绵延百里。地方为其建祠五座。年节、祭日都有人进祠祭祀。由于事迹感人,清《御史传》中留有其名。作为王安石故乡的晚辈,他身体力行的榜样显然就是先贤荆公王安石。

在王安石这颗巨星的照耀下,东乡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先后出进士91人,其中状元、榜眼各一人,举人184人。废除科举制度后,东乡在民国时期担任县级以上军政要职的有11人。新中国成立后,东乡的教育事业蓬勃发展,各类人才层出不穷。截止1985年底,县籍人士在外地担任县、团级以上职务的有98人,高级科技人员、学者17人,旅居海外、或在港、澳、台担任大学教授或是知名企业董事长、经理的6人。


这其中就包括曾担任中国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首任主席的舒同。曾担任山东工业大学、山东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博士生导师、在超硬刀具材料加工领域取得突出成绩,被世人誉为“神刀”的艾兴和擅长版画、中国画创作、获“鲁迅版画奖”的画家吴光华……

20年来,东乡县各类人才不断涌现,各个领域呈现“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的全新局面。“东乡骄子”在各自的岗位上为东乡、为中国的崛起和富强竭尽全力地工作着,悄无声息地奉献着……

他们都是荆公故里东乡的后辈,都曾受益于上池这块土地的厚重的文化底蕴,因而也承载着先贤的期望和嘱托……

在他们心里,上池已经幻化成一种象征、一种信仰、一种动力,一个高度。

千年上池,风景依旧,民风依然,文风绵延……

 

上下五千年,一部《中国通史》让你一目了然。一个民族走过的岁月,经历的坎坷,发生的变迁,感受过的荣辱兴衰,都靠文史学家那支笔一如既往、点点滴滴地记录和表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