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NAMIC NEWS
 
 
新闻动态


散文:荆公故里上池村(上)--作者汪云飞
来源: | 作者:shangchicun | 发布时间: 2015-05-02 | 5502 次浏览 | 分享到:

如今,你走进上池,不仅可以看到被毛主席赞誉为“红军书法家”、“党内一支笔”的中国书法家协会首任主席、东乡土生土长的革命家舒同题字的门楼,可以看到修葺一新的王氏宗祠里多位领导和书法家题咏王安石的书法墨宝;你还会发现,村口新立了一座由一块巨型大青石篆刻的“王安石故里”的村牌。除此之外,各主要景点也得到了整修和标示。为方便游客参观,村头巷尾同时设立了线路指示牌,景观介绍等。一句话,已具现代意识又热衷于推介本家先贤的上池人已经融入到一个新的境界之中。

村头的池塘边,两棵古樟相依相随。微风中,枝桠相连,似如夫妻牵手絮语。树下,三、五村妇在池边洗菜、搓衣。小孩在空地上尽情玩耍,天真而逗趣。


踩着卵石铺就的小径,走进青砖灰瓦相拥着的小巷,目之所及都是一幢幢具有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屋。看上去门楣考究、题字精美,飞檐翘角、雕刻大气。古井、古巷、古池相互依存,前院、厅堂、后园各具特色。暗藏的沟渠一年四季清泉流淌,街巷的石墩经年不移光光溜溜。雨后,苔藓爬上台阶,绿草长满墙头,越发显得苍茫和远古;游人走进幽静的小巷,身子似乎变得瘦长。驻足深邃的厅堂,即便小声耳语,嗓音也变得洪亮。若是赤脚走在青石板上则顿觉神清气爽,让你找回童年曾经有过的记忆。与一同坐在石墩上的老人聊天、拉家常会让你萌生梦回故乡、亲密无间的感觉。伫立深宅仰望厅堂的天窗顿觉心翔浮云,心空碧蓝……

“总门里”是清代一个建筑群。传说由村里一位名叫王来期的王氏后裔在湖北开炼铁厂发家致富,后回到家乡上池,花了5年时间建造起来的。该建筑群只有一个总门可以进出,四周有5米高的围墙。里面共有7幛大宅房且依次排列。房屋结构精细讲究,梁柱选材上乘。内置花圃、鱼池、马间以及灭火瓦缸等附属设施。特别是屋后还别出心裁地建有防盗、防火机关。其功能一是用来排水、用水;二来发生火灾时就地取水灭火;三是遇到盗贼、敌匪袭扰时,每户人家都可以搬开石板,钻进水沟逃到屋后的深山密林之中躲藏。水沟的空间很大,可以容纳两人并排弯腰行走。水沟从山上一直通到各个房间,取水、洗澡、洗涤衣物极为方便。时至今日,它仍然还在发挥着作用。此工程设计之巧妙,工艺之精湛令人叹为观止。

“世宦祠”是上池村另一处具有代表性的古建筑,也是一座极具江南特色的宗祠。该宗祠为砖、木、石结构,用料同样精良。宗祠内保存有许多精美的砖雕、木雕、石雕。宗祠坐北朝南,三厅三开间,面宽122米,进深304米,高6米,占地面积366平方米,正大门石匾阴刻“世宦祠”三个楷书大字,两侧大门上方赫然刻有“登科”和“及第”字样,四字笔锋舒展,笔力遒劲,是难得一见的古代书法真品。三扇大门两侧各有一个石墩(欲称三门六墩)。前厅进深765米,中厅进深123米,后厅进深69米,呈后高前低势,中设两天井,封火山墙,为典型的明代建筑。


   位于上池村的古建筑“常肇居”相传为王安石的别墅。始建于宋嘉佑六年(1061年)。据《上池王氏族谱》记载:此别墅为两层三进、三厅,有房20多间。后改为“十家书院”,由十户人家负责管理修缮。上池村王家子弟均可入学读书。别墅占地400多平方米,外围墙右面开有大门,上书“别墅”二字,中间是口池塘,池塘正中的围墙上书“浴云池”三字。上厅左楼开着园窗,对映百叶陂,晴天夜晚可看到月亮。窗上方有木质匾一块,上书“听月楼”三字。传说王安石曾在云池沐浴,在听月楼凝视过月亮中的吴刚和嫦娥以及他们之间发生的神话故事。一位私塾先生有感而发,曾撰对联一副:“听月楼台伴我图书千古秀;浴云池上宜人花鸟四时春”。

以总门里和世宦祠为代表的古建筑群为上池增添了历史底蕴。同时,也为一代伟人的故里凸显了人文亮点。

它们像一位时光老人在娓娓诉说着上池村过去的岁月。

 

“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自古英豪软卓识。

祖德可以师,学问可以传,至今乡里仰遗风。”

这是悬挂在上池村“世宦祠”内的一幅赞颂王荆公的对联。

“政治抗三代之隆,差让伊皋伊旦。

文章驾百家而上,殊超韩柳欧苏。”

横联:“俎祀光华”。


“世宦祠”里这两幅对联赞颂王荆公的精神和品德,表达了乡亲对王安石这位天才改革家的敬仰和怀念。

对于上池家乡,王安石同样十分热爱和留恋。

据不完全统计,他一生中所作的与东乡有关的诗词达300多首,其中描写其家乡上池村的就有近100首,几乎把上池的山川风貌、风土人情和对亲人朋友的情谊都写进了他的诗歌。这在中国文学上恐怕是绝无仅有的。一个并不在上池出生,也没有长时间在此居住的人对故乡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却饱含深情,并将这份恋乡眷土之情吐露笔端,实属不易。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他与上池的紧密联系。

最甜密的是家乡水,最亲近的是故乡人,最难忘的是家乡的美景。王安石生前曾多次回到故乡上池,特别是童年、青年时代。虽然是短暂逗留,可是从王安石描写家乡上池的许多诗歌中却能够清晰地看出其对家乡的景物的熟悉程度。时间跨越了千年,他的诗中所点到的、描写的地名、景物直到现在还在,而且大多风景依旧。一个小村,多个山名、地名温文儒雅地走进文学大家的诗文的确是一大趣事。就如同“荷塘月色”,就如同“桃花潭水”。有趣的是,由于对上池的情况不是太熟悉,一些研究王安石生平和诗歌的人常常牵强附会甚至张冠李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