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NAMIC NEWS
 
 
新闻动态


散文:荆公故里上池村(上)--作者汪云飞
来源: | 作者:shangchicun | 发布时间: 2015-05-02 | 5349 次浏览 | 分享到:
本文转载自汪云飞的新浪博客,原作者为汪云飞。原文亦全文发表在《世界华文作家》第四期。

汪云飞

荆公故里上池村

作者:汪云飞

 

位于江西东乡黎墟镇境内的明珠峰因山间遍布光洁浑圆的石子,且这些浑圆的石子在阳光的映照下恰似明珠常常发出耀眼的光芒而得名。被列宁称为“中国十一世纪改革家”的王安石的故里就在明珠峰下的上池村。

据上池《王氏族谱》记载:王安石的曾祖父王克明在北宋初年曾置宅于上池瑶田(今废)。后举家从抚州盐埠岭搬到上池定居,死后也葬在上池的荆公山一带。王安石出生于江西清江,定居于江苏南京,一生颠沛流离,就像他的父亲王益一样不曾在家乡上池常住,却曾经在上池生活过几段时间,并在上池村后的云峰书院读书三年。王安石的原配夫人彭氏在故里上池购田一庄、建房一栋,并在离家不远的“西引寺”颐养天年。其弟王安上应王安石安排回上池定居,在此度过了晚年。王安石一生多次回到故乡上池,并在上池辟有一地,建有一栋名为“常肇居”的类似于别墅建筑。王安石故土难忘,眷恋家乡,小小的上池村留下了他的许多描写家乡风物和自然景观的诗篇和大量与之有关、可以考究的历史遗迹。元丰八年(1085年)三月,宋神宗去世,王安石倡导的新法及极力推行的改革被废除,让王安石忧伤至极。元佑元年(1086年),四月初六,王安石在江宁(今南京)与世长辞,时年66岁,葬于南京风景秀丽的钟山。

南宋绍兴初年,王安石侄孙王珩率众乡亲专程前往江宁将王安石的衣冠冢迁回至其故里东乡上池,将其与其弟王安上一同在上池王家祖坟所在地月塘凤山桃源下葬。为此,还特邀了当时非常出名的地仙赖文俊到场下课。赖文俊大仙按时下的规矩和乡俗隆重地举行了相关仪式之后,王安石的衣冠冢最终移归故里。事后,赖大仙特意作有下课诗一首,并亲手绘制“月塘凤山图”一幅,图中清晰地标明了王安石衣冠冢所在的确切位置。

2009年,在南京钟山附近某地段进行工程开发的江苏泰州泰昌水利工程公司一位沐姓工作人员突然打电话给上池村一位长老,告知他们在工程开挖过程中,突然发现了王安石父亲王益的坟墓。同时发现曾巩为其撰写的墓志铭。得知消息后,上池村村民及时与南京市有关部门取得了联系。经南京市文物部门同意后,2011年清明节前夕,上池村民以传统的方式、通过及其隆重的仪式将王安石父亲王益(上池王氏三世祖)及一同迁回的四世祖王安仁的遗灵、遗骨迁回其故里上池村下葬。


一代名相之父魂归故里,实为一大盛事。为此,南京和江西两地的新闻媒体都及时做过报道。如今,站在明珠峰下,远眺罗峰山中,绿树掩映之处,迁移上池村的王益墓园隐约可见。上池村村民也算了却了让其先祖魂回故里、叶落归根的一个夙愿。

 

上池村坐落在黎圩镇境内,距县城32公里,离抚州市中心40公里。该村主要由里阳和源里两个自然村组成,他们均须王安石的后裔,因而大多为王姓。上池村东边紧邻明珠峰,村南200米处为瑶田,此地为上池村始祖、王安石曾祖父王克明始居之地。宋朝初年,王克明出门经商路过上池,见此地山清水秀、风光旖旎,便将家族由抚州城郊的盐埠岭迁徙于此,并起名上池,后人改名为瑶田。

与瑶田一畈之隔的明珠峰海拔215.7米。驻足瑶田,只见明珠峰上树木苍翠、白云飘荡。山巅原有一古刹,名叫普觉寺。寺中香烟妖娆、钟声悠扬。山间的云峰书院里不时地传来一阵阵朗朗的读书声。其时,这里是金溪通向余干、鄱阳,乃至南京、合肥的一条通道,通道从瑶田延伸到明珠峰西侧的山隘。明嘉靖年间编撰的《东乡县志》和另一本名为《山经地志》的史志均对明珠峰有过记载。

明道二年,王安石祖父王用之病重,次年卒于上池家中,其父王益辞官从韶州回归故里。王安石随即回到上池,遂与金溪麻山的周滚(字彦弼)一同到明珠峰中的云峰书院就读三年。王安石在云峰书院就读期间曾写过《云峰早照》一诗。就因为小时候王安石曾在此读过书,写过诗,后来这家书院便依王安石的字号改名为“半山书院”。

历经千年,书院不在、寺庙无存。上池瑶田王安石祖父的古屋也仅存遗址。究其原因,有人认为一是因为王安石提出变法,更改祖宗法条,最后由于多种原因导致改革失败因而使之成为一个在历史上颇有争议的人物。王安石性格孤傲、因强势推行新法得罪不少官员,最后,兄弟反目、众叛亲离,世人长期对其褒奖少而贬毁多,因而他在官场上的历史地位落差较大。还有人猜测,可能是王安石在推行改革的过程中或多或少也触及一部分人的利益,一些保守派和对改革有抵触情绪的人经常在各种场合、以多种形式诋毁和歪曲王安石,使王安石特别是生活在家乡瑶田的王安石的后人的声誉受到影响,于是纷纷向东乡、金溪、甚至更远的吉水迁徙;也有人说王安石本人定居南京,长子王雱英年早逝,其妻又一直在离上池不远的一座寺庙里念佛,因而未在瑶田继续置业添房。

世事纷杂,千年沧桑,许多事无穷细考。好在荆公回乡省亲时闲暇垂钓的兰塘还在,那块被其后裔取名为“荆公钓鱼台”的巨石还在,王安石以此题为《兰塘钓影》的诗作还在,它们都在悄悄地诉说着过往的岁月……